月份:2020年1月

俩村干部8年间多次侵占集体资金却没人发现

俩村干部8年间多次侵占集体资金却没人发现

  看守所中,隔着栏杆的那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还没有开始讯问的时候就已经泪流满面。这位曾经在百姓眼中能操办、能张罗的“好支书”,如今向我们诚恳地请求:“我有罪,我也认罪,我真心悔过,请求检察官给我一次从宽的机会吧。”

  嫌疑人包甲,案发时任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科尔沁区某嘎查党支部书记。与他同时任同一嘎查嘎查达(即村主任)的包乙也栽在了这起职务侵占罪案上。

  其实,包甲与包乙都是嘎查里的能人,在嘎查村民中“分量十足”。在二人任职的十多年里,他们也曾积极谋划,想方设法带领村民勤劳致富奔小康,成为村民信任的领头雁。然而,当被信任成为一种习惯,手中握有的权力又缺乏有效的监督时就会失控。包甲与包乙利用职权不断侵蚀蛀洞、侵害百姓的利益,最终辜负了自己,也辜负了村民们的信任。

  据查,2010年至2017年,包甲与包乙分别利用职务便利,在村集体林地承包、流转过程中,表面上为经营集体林地的村民谋福利,背地里却利用手中的权力,违反村集体土地流转的法定程序,利用村委会名义或是冒用村民的名义将林地经营权进行流转,采取收取流转费用不入账的方式,多次不间断地将村集体承包费用共计人民币47万元非法占为己有。

  包甲与包乙虽不具有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但他们利用嘎查党支部书记和嘎查达的职务便利,利用村委会名义或是村民的名义冒领林地经营权流转费并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符合职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2019年11月20日,我院以职务侵占罪向法院提起公诉,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公正的审判。

  我们在办案中发现,本案在“阳光村务”建设及听取和收集群众意见、向村民公开集体经费收支情况、民主管理方面不到位不彻底;两名被告人能在近8年时间里多次侵占村集体的资金,却没有被发现,说明相关部门疏于监督,在制度建设和制约机制、村务管理、党风廉政建设等方面存在疏漏;遵法守法依法办事的意识淡薄,对于“微腐败”不当回事,不能领会“且欲防微杜渐,忧在未萌”意义之深远,是导致本案发生的根本原因。

  理清问题后,我院积极发挥监督职责,参与社会综合治理,结合完善治理体系提升治理能力,有针对性地发出检察建议。相关部门表示会将检察建议落到实处。

  看着眼前的他们,我不禁在想,老百姓是检验干部好坏的“试金石”,不辜负他们给的权力,才能不辜负自己的人生。

  (讲述人系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科尔沁区检察院第二检察部主任)

  讲述:张敏 整理:沈静芳 王婷

【编辑:田博群】

Categories: 一定发娱乐

南京就信用立法,医闹、传销等纳入惩戒目录

南京就信用立法,医闹、传销等纳入惩戒目录

  新华社南京12月31日电(记者潘晔 王珏玢)近年来,高铁“霸座”、“老赖”欠债不还等失信事件屡有发生。27日,《南京市社会信用条例》(以下简称《条例》)高票通过南京市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表决。该条例按照法定程序报省人大常委会会议批准后,将正式向社会颁布实施。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龙翔告诉记者,这一条例的出台,将对推动南京市社会信用建设提供有力支撑。

  此次审议通过的条例共76条,包括总则、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社会信用信息管理、社会信用信息应用、社会信用主体权益保障、社会信用行业发展、法律责任与附则八章。

  记者看到,酒驾、医闹、逃票、骗保、传销以及诋毁英烈、“精日”行径等败德失信行为,均已纳入惩戒目录清单。“作为人大机关,我们秉持人民立场,坚持惩恶扬善,严惩群众深恶痛绝的失信行为。同时,作为立法机关,我们又必须秉持法治精神,防止被情绪带偏。”南京市人大常委会新闻发言人、研究室主任王利民说。

  王利民举例说明,有钱不还的“老赖”,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有的老百姓从朴素的情感出发,认为“严惩‘老赖’,应当禁止其子女考公务员”。但是,这样惩戒存在“父亲犯错、子女受罚”的“株连”嫌疑,违背了基本的法治原则。所以,在立法中要避免这样的情绪化表达。

  对此,立法小组突出问题导向,把21个这样“乍一看貌似合情合理,细一想似乎悖离法治精神”的问题梳理出来,组织法学专家逐一论证、反复推演。

  失信惩戒是条例中最受社会关注的核心条款。“我们归纳出关联原则、比例原则、透明原则和责任自负原则等‘四大原则’,来界定失信惩戒的行为边界,严控信用泛化、滥用倾向。”王利民说,对轻微偶发失信行为,条例特设“失信惩戒豁免制度”,不仅体现了信用立法的谦抑性原则,也有助于优化南京营商环境。

  记者了解到,当前,信用立法是对失信行为实施系统治理的有效机制。但目前,国家层面尚未出台专门的社会信用法。2015年以来,陆续有上海、湖北、河北、浙江等省市“试水”信用立法。

  王伟说,国内信用体系建设现状是“实践探索快于理论研究”,信用方面的许多概念、争议,理论界未完全形成共识;老百姓对诚信问题关注度也高。在建设法治中国的背景下,夯实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法制基础,尤其是加强信用立法,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方向。

【编辑:苏亦瑜】

Categories: 一定发娱乐

评:《纽约时报》“新疆儿童”报道充斥虚假信息和臆想

评:《纽约时报》“新疆儿童”报道充斥虚假信息和臆想

  国际锐评丨《纽约时报》的“新疆儿童”报道充斥虚假信息和臆想

  《纽约时报》近日发文,声称中国政府把新疆小孩送进寄宿制学校,“强迫”他们与父母分离,以汉语取代民族语言,推行爱国主义教育,对他们进行所谓的“洗脑”。这篇报道充斥着虚假信息,毫无事实依据,完全是主观臆想。

  2019年7月,《国际锐评》评论员曾到新疆当地城市和乡村的多个小学,与老师和学生们交谈,亲眼看到孩子们在学校里用汉语和维语朗诵课文,下课后也随意使用两种语言进行交流,嬉戏打闹。这是南疆地区小学里的日常场景,也是新疆繁荣稳定的一个缩影,与《纽约时报》所描述的“悲惨”场景完全相反。

  新疆面积大约有7个英国那么大。当地学校实行寄宿制是新疆自治区政府从实际出发采取的一种教育扶贫模式,受到当地民众的普遍欢迎。《纽约时报》编造所谓被迫与父母分离的一年级学生的“悲惨”故事,目的是利用人类普遍的同情心来抹黑新疆教育体系和中国民族政策。

  事实上,按照新疆当地教育政策,原则上小学1至3年级是就近走读上学,路途时间一般不超过半小时,有条件的小学4至6年级可以寄宿,学生宿舍人均居室使用面积、学校食堂人均使用面积等均有明确规定。所谓“年幼的孩子被迫与父母分离”根本无从谈起。《纽约时报》在文中也不得不承认:确实有很多偏远地区的家庭很愿意将孩子送到寄宿学校,真是自相矛盾。

  同时,《纽约时报》这篇文章还攻击中国政府正在用汉语取代维吾尔语,意图“抹杀”少数民族的语言和文化。这完全不符合事实。《国际锐评》评论员在走访新疆时得知,新疆范围内用7种语言开展中小学教育,当地民众可以收听收看到5种语言的广播电视节目,阅读多种语言的出版物。进一步说,汉语是中国的国家通用语言,国内学生学习汉语不是再正常不过吗?为何新疆小学生学习汉语,就被西媒作出特殊解读呢?美国以多元族群和文化著称,试想少数族裔如果学不好英语,他们恐怕很难在美国社会立足发展。

  《纽约时报》还对新疆小学开展爱国教育说三道四。德国汉堡大学政治学者托马斯·胡特林曾说,开放和理性的爱国主义是全球各国的共同价值观。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会教育孩子热爱自己的国家,美国在这方面更是表现突出:从19世纪末开始,学生朗读或背诵“忠诚誓言”就成为美国中小学传统,2019年2月一名11岁美国男孩因拒绝向国旗宣誓效忠而被捕,足见美国对爱国主义教育是多么重视。然而,当新疆的学校进行爱国教育,就被某些西方媒体歪曲成“洗脑”。这是一个典型的双重标准。

  前不久,英国媒体编造了“伦敦6岁女孩在圣诞卡中发现所谓在华外国囚犯求救留言”的假新闻,这次《纽约时报》又杜撰新疆小学生被“洗脑”的故事,可以看出,将“儿童”卷入涉华报道成为某些西方媒体攻击中国的一个新手法,以制造煽情效果来博眼球。从污名化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到抹黑当地的教育体系,某些西方媒体正试图将新疆的未来与中国发展大局脱钩,挑动民族矛盾,进而阻碍中国发展。

  然而,再怎么造谣生事,也掩盖不了真相。中国的发展不会让任何一个民族掉队。在2019年7月探访新疆喀什地区乡村时,《国际锐评》评论员看到一个五岁的孩子抱着奶奶,一起在回廊下用维语唱着民族歌谣。这样一幅其乐融融的场景,是中国政府保护新疆民族文化发展的最好注脚。(国际锐评评论员)

 

【编辑:郭梦媛】

Categories: 一定发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