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一定发娱乐网页版

电动车充电 怎样更方便

rmrb2019122613p6_b.jpg

电动车充电 怎样更方便

rmrb2019122613p6_b.jpg

核心阅读

想购买新能源汽车,人们都会考虑充电是否方便。

那么,充电基础设施如何分布更合理?在山东青岛,当地根据用户需求分类布局充电设施,同时,推动整合线上平台,让电动汽车车主找充电桩更方便。

李挺是山东青岛西海岸新区的一名公务员,以前上下班都是开燃油车,不过现在却是新能源汽车的拥趸。

一说起新能源汽车,他便打开了话匣子。2019年春节刚过,他就到一家销售新能源汽车的4S店,买了辆两座电动小汽车。挂上新能源汽车特有的绿色牌照,李挺开着它上下班。

“当初买新能源车,就是看中了车小灵活,上下班路上好调头,停车也方便。”李挺说,新能源车确实方便好开,“噪音小,起步快,行驶灵活”。不过,最重要的是,青岛西海岸新区正在大力建设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他单位楼下就有50多个充电桩,李挺说,他每天上下班来回约30公里,充电一次可以管一个星期。

青岛是全国首批新能源汽车推广示范城市之一。自2013年开展新能源汽车推广工作以来,青岛市电动汽车及充电基础设施一直呈现较快增长趋势。那么,青岛是如何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充电基础设施如何建设与布局?

“家旁边有了充电桩,就毫不犹豫买了电动车”

上汽通用五菱宝骏新能源青岛项目组经理周大川做过一个试验,他曾在西海岸新区的一个小区租了10个车位,全部安装上充电桩,不久之后,这个小区不少住户都买了他们生产的新能源汽车。

“老百姓对电动汽车不是没需求,充电方便了,我们的车也卖出去了。”周大川说。

电动汽车车主汪林的经历,也印证了周大川的判断。

前几年,汪林曾经想买一辆电动汽车代步,他跑了好几家售卖电动汽车的4S店,看中了一款车子。不过,后来他了解到,在小区内没车位,没法安装充电桩,小区里又没有公共充电基础设施,周边也没有充电站,只好放弃了自己心仪的新能源车。后来,情况有了改善。

“家旁边有了充电桩,就毫不犹豫买了电动车。”汪林说。

与汪林不同,经常跑网约车的李师傅觉得电动汽车充电时间还是有些长。“换车时也考虑过纯电动汽车,毕竟用电比燃油成本要低不少。”李师傅说,他最终还是买了一款比较省油的燃油车,“万一没电了,电动汽车充电太费时间,耽误赚钱。”

“当初涉足新能源领域时,我们做过调研,城市出行中90%的车辆行程每天不超过35公里。”周大川说,除去跑出租等特殊需求,就目前电池所具备的续航里程来说,新能源汽车基本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来自青岛相关部门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青岛市新能源乘用车保有量已达6.1万辆。

“建设充电基础设施,要考虑布局是否合理”

充电基础设施如何合理布局?“我们坚持政府引导,市场主导。”青岛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2016年青岛市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贯彻落实加快全市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实施意见》,按照“因地制宜、快慢互济、经济合理、适度超前”的原则,以用户居住地停车位、单位停车场、公交及出租车场站等配建的专用充电设施为主体,以公共建筑物停车场、社会公共停车场、临时停车位等配建的公共充电设施为辅助,以独立占地的城市快充站、换电站和高速公路服务区、国省道两侧配建的城际快充站为补充,保障和促进电动汽车产业健康快速发展。

目前,在青岛市注册并开展充电设施建设和运营的企业包括国网(山东)电动汽车服务公司、特来电新能源有限公司等8家。

“建设充电基础设施,要考虑布局是否合理、车主能否就近充电,还要考虑充电速度是否合理。”特来电新能源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总经理丁巍说。

目前,特来电新能源有限公司在青岛建设了公共快充服务网络,主要集中在公共停车场,以满足网约车、物流车以及私家车的需求;在政府机关、大型企业、科技园区、高校以及商业综合体等地方建设了快慢结合的充电服务网络。“我们还在居民小区试点,主要建设慢充服务网络。”丁巍说。

据统计,截至目前,青岛市已建成充电站1122个,在建充电站30余个,共有充电桩超过1.73万个,车桩比约1∶3.5。青岛市区已建成2公里公共充电服务网络,核心区建成1公里公共快充服务网络。

“整合线上平台,让车主找充电桩更方便”

如何让车主更快找到充电桩或者充电站?“我们建设智能充电桩,开发出了专门的APP,将充电桩与手机连起来。”丁巍说,用户只要打开应用,就可以寻找附近的充电站。12月22日下午,记者打开丁巍提到的这款APP,看到青岛江西路72号充电站共有38个充电桩,其中快充充电桩30个、慢充充电桩8个,仅有两个处于空闲状态。

前不久,一款名为“齐鲁e充”的APP面世,初步整合山东省内已有充电桩资源,接入了国家电网、特来电等多家充电运营商的充电桩数据信息。据山东省能源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应用基本具备了充电桩在线监控、状态查询、奖补申报、信息共享、用户APP服务等功能,未来有望覆盖全省所有公共服务充电桩。

“整合线上平台,让车主找充电桩更方便。”该负责人说。除了到充电站充电,车主还可以自建充电桩。

有专家指出,要提高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的意愿,在完善充电基础设施的同时,还要加强研发,提高电动汽车的续航能力。(记者 潘俊强)

《人民日报》(2019年12月26日 13 版)

责编:李晓航、张婧妍

建设新福建:山海“一盘棋” 闽协同发展稳步推进

资料图:福建漳州埭美古村落。王东明 摄

建设新福建:山海“一盘棋” 闽协同发展稳步推进

  福州12月26日电 (记者 张金川)连日来,闽西南协同发展区内的交通项目持续传来新进展:作为连接泉州、厦门、漳州的道路控制性节点工程,安海湾特大桥春节前将合龙,预计明年4月通车;厦门滨海东大道全线开工,将使泉州、厦门、漳州实现30分钟内互通。

资料图:福建漳州埭美古村落。王东明 摄
资料图:福建漳州埭美古村落。王东明 摄

  自2018年5月福建推进闽西南、闽东北两个协同发展区建设以来,厦门、漳州、泉州、三明、龙岩等闽西南五市,已经开启新一轮协同发展之路。

  《闽西南协同发展区陆路交通互联互通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闽西南协同发展区互联互通交通设施规划》均已编制完成。闽西南协同发展区合作共建的66个重点项目,涉及交通、产业、体制、教育、医疗、环境、信息、旅游等诸多领域,正掀起建设热潮。

  相关官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闽西南五市将逐步形成同域规划、同网交通、同享信息、同体市场、同布产业、同兴科教、同塑文化、同线旅游、同治环境的抱团发展趋势。

  厦门扛起了闽西南协同发展区的“龙头”责任,正实施20个交通项目,包含铁路、城际轨道、高速公路、城市干道等,推动厦门快速路网、轨道交通等与泉州、漳州的衔接。今年初,厦(门)漳(州)同城大道开通运营,已形成两市往来的一条全新快速通道。

  地处福建西部山区的龙岩市,积极参与闽西南区域产业分工布局,依托厦(门)龙(岩)山海协作经济区、晋江(长汀)工业园、武平县思明高新产业园区等产业平台,在有色金属、机械装备、文旅康养等产业方面与沿海地区开展深入协作。在龙岩市委书记许维泽看来,闽西南协同发展区建设为龙岩带来了重大的发展机遇。

  晋江(长汀)工业园区是泉州晋江市、龙岩长汀县合作共建的经济协作平台。该园区相关负责人称,要努力把园区打造成为科技含量高、功能齐全的加工贸易梯度转移承载区,实现工业发展与生态建设齐头并行,为山海协作探索经验、作出示范。

  福建农林大学教授、《闽西南协同发展区规划》起草小组组长郑庆昌认为,闽西南协同发展区建设事关闽西南五市未来发展,要把握机遇,全面融入,以更大举措力求更快速度更大突破。

  从经济协作提升为协同发展,推进闽西南、闽东北两个协同发展区建设,是福建深化山海协作、加快建设新福建的具体行动。福建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负责人表示,这两个协同发展区建设开局起步稳,发展态势好。

  据福建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披露,今年前11个月,闽东北协同发展区136个重大协作项目完成投资逾1069亿元人民币,闽西南协同发展区101个重大协作项目完成投资逾977亿元人民币。许多重大协作项目取得突破,包括厦门新机场、福州至长乐国际机场城际铁路、福州长乐国际机场二期扩建工程等的立项获国家批复,上汽宁德基地竣工投产,福(州)平(潭)铁路平潭海峡公铁两用大桥开始铺轨等。

  与此同时,上汽宁德基地建设策划实施一批关联项目,带动宁德市引进31家配套企业,以及毗邻的福州市罗源县对接汽车产业链项目19个;泉州厦门(安溪)经济合作区引进30家企业;两岸股权交易中心设立“闽西南科技板”……闽西南、闽东北两个协同发展区的重大领域协作成效明显。(完)

【编辑:黄钰涵】

美媒:中国的洋垃圾禁令触发全球“巨变”

美媒:中国的洋垃圾禁令触发全球“巨变”

美国《华尔街日报》12月26日文章,原题:中国拒绝洋垃圾引发全球废物处理方式巨变 数十年来,美国和许多发达国家把用过的塑料瓶、汽水瓶等丢入垃圾桶。之后这些垃圾多数被运到几千英里外的中国,在那里分拣并转化为新产品。但北京决定禁止有害洋垃圾流入后,印度、马来西亚、越南、泰国和印尼这些西方热衷输出垃圾的市场,也纷纷实施垃圾进口限令。相关举动已触发全球垃圾处理方式发生巨变。

一些国家早已习惯把垃圾运往较穷国家分拣和处理。而如今,他们不得不对国内垃圾处理进行,寻求替代性办法,比如焚化和向民众推广垃圾分类教育等。有的干脆取消垃圾回收。

(西方)众多城市和小镇正为自己的垃圾急寻新买家。但有个大问题:许多地方通常把各种垃圾丢进同一垃圾桶,处理起来不得不费力分拣。很多废纸太湿,塑料沾上食物或油脂,根本没法回收。中国曾接受又脏又乱的垃圾,是因为有工资低的工人手工分拣。

日本历史上一直把大多数塑料垃圾出口到中国。在中国实施禁令、泰国和越南等也开始拒绝垃圾后,日本垃圾收集者开始囤聚垃圾,希望将来出现新市场。去年以来,日本已积聚50万吨塑料垃圾。

英国正焚烧更多垃圾,焚烧和回收率目前大致均占42%。英国回收协会首席执行官西蒙·艾琳称:“我们正迅速陷入一场危机:一方面没有可消化回收材料的市场容量,另一方面是价格暴跌。”总部位于伦敦的废品承包商Paper Round的负责人称:“中国的禁令让我们无法再把问题输出国外。”

今夏,费城在巴士车站和广播中投放广告,让人们“把垃圾扔进垃圾箱前花一分钟,若有疑虑就别扔”。该市还派出工作人员挨家挨户告诉居民应该把什么东西扔进可回收垃圾箱。

亚利桑那州弗拉格斯塔夫市的垃圾承包商不再接收五种类型的塑料,包括酸奶罐和翻盖容器。如今,大部分此类材料都送到垃圾填埋场。当地已宣布,将开始检查居民的可回收垃圾箱。试点项目显示,这令可回收垃圾箱中的不可回收物数量减少40%。(作者萨比拉·乔杜里,陈俊安译)

责编:张振